公司新闻

怒海潜沙 第五章 准备

  飞机掠过琼洲海峡,机仓里一片寂静,所有的旅客都已经熟睡。
 
  几个小时前,我将潘子托付给医院,和那两个自称是国际海洋开发公司的人,连夜乘坐红眼航班飞往三亚。
 
  我长久没有运动,一番奔波后非常疲倦,一上飞机就睡着了。结果入夜之后,反而睡不着。
 
  在去机场的路上,我们互相介绍了一下,那个男人叫张灏(我语文很差,那个字我不会读,只好叫他老张,暗地里叫他张秃子)。那个女人叫阿宁,两个人都是专业的探险领队。
 
  相处下来,张秃子为人似乎不错,大概在公司里也是属于那种老牛型的人物,说话比较平实,那个女的就有点狡猾,话也不多,从上车到现在,我和她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。
 
  飞机还有半个小时着陆,我看着窗外出神,远处城市的灯光星星点点,色彩迷离。
 
  坐在边上的阿宁看我醒着,递给我一份资料,说道:“我们马上就要到了,下了飞机后有车直接送我们去码头,那一边的人员已经准备好了,这是这一次我们的时间表,你要不要看一下,知道一下这一次的行程安排?”
 
  我回过神来,将文件接过来,略微翻了一下,一句话也看不懂,就摇摇头还给她。
 
  阿宁继续有文件递给我:“这里还有一份我们准备的设备表,也请你看一下,有什么缺漏,我可以马上让后勤补齐。”
 
  我又接来看了一下,设备倒是很齐全,都是海上考察的标准配备,全是英文,大部分我仍旧看不懂,只好苦笑着还给她。
 
  她看我苦笑,以为有问题,问我道:“怎么样,还有什么要准备的?”
 
  我想了想,随口就问她道:“你能不能帮我搞几只黑驴蹄子?”
 
  阿宁一听,愣住了,隔了好久才反问道:“黑驴蹄子?”
 
  我刚才睡糊涂了,还以为要去倒斗,看她的表情才反应过来,他们是搞正规考察的,当然没有听过这东西。
 
  情况尴尬,我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好摆了摆手对她说道:“对不起,当我没说过。”
 
  其实我也有点怀疑,虽然这黑驴蹄子每个倒斗的都会带一个,可到底有没有用谁也不知道,道理上也有点说不通,为什么非要黑驴蹄子,白驴蹄子除了颜色不同,其他的成分都是一样的啊。
 
  阿宁怀疑的看了我一眼,不再说什么,接着又递了很多文件给我过目,我照样一扫而过,能看懂的看几眼,不能看懂的就直接还给她,程序走好之后,我又躺下休息。
 
  迷迷糊糊间,我看到阿宁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,我心里奇怪,怎么难道这娘们看上我了,要不,难道她知道黑驴蹄子是什么东西?
 
  我们三个下了飞机,由他们公司的专车直接送到港口。
 
  考察租用的一艘铁皮7吨渔船,破破烂烂,有六个水手,船老大是当地人,叫蔡文基,名字何其大雅,我们到的时候,他们公司的人还在和他谈判,因为有热带风暴,船老大坚持不出海,用生硬的普通话对我们说道:“现在出去,找死地,风太大,大浪头,我们船小,翻掉可能。”
 
  张秃子了解情况后,当下把租船的价格提了两倍,并且承诺一旦遇上大风,船老大可以决定船的去向。
 
  两倍的价格一般已经够一户渔民一年的开销,船老大还有点犹豫,他下面的水手却按奈不住了,纷纷劝他。
 
  张秃子看船老大的有点松口,当下又叫了50%的价格上去,表示去就去,不去其他还有船在等着。
 
  事情谈到这个地步,船老大也不好再拒绝,只好答应下来。
 
  水手们搬运物资上船,船老大独自一人在船头摆起法坛,祭祀玛诅,祈祷这一次出航一些顺利,我也按照家乡的习俗,给水手们每人一根香烟,算是把性命交到了他们的手上。
 
  除了我,张秃子和阿宁之外,船上直接参与考察的,还有四个人,负责文物鉴定的是一个姓谷的老教授,管仪器的技术员木子齐,管电脑的年轻工程师伍永。另外还有一个大鼻子老外,是船上的医官。
 
  此外,我们中途还要去永兴岛,在那里与他们的另外召集的蛙人队汇合,然后再转向华光礁。
 
  当天下午,我们自清澜港出发,第一段航程十分紧凑,如果天气正常,预计时间十二小时就可以完成,这已经是这艘船所能达到的极限速度。我第一次出远海,心情非常的兴奋,在船头远眺,大陆逐渐远去,前方就是世界上最神秘的海洋南中国海,自古以来,埋藏在这片广遨蓝色之下的秘密数不胜数,我们这一次,仓促成行,不知道能不能探得这扑朔迷离之下万一。
 


上一篇:怒海潜沙 第四章 不速之客  
下一篇:怒海潜沙 第六章 海南

Copyright © 2021 天顺娱乐 版权所有   苏ICP12345678  XML地图